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永远在路上

欣赏路边的风景,享受行走的快乐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记忆碎片  

2012-10-16 17:14:07|  分类: 童心童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冬天的记忆——睡前故事

北方的冬天是寒冷的,但回想起来只有温暖。

乡村里人们睡炕,只要烧火做饭,炕就是暖和的。

我和爷爷奶奶睡在一个炕上,炕不大,我们三个人躺下连同被子就满了。奶奶睡中间,我睡炕头,爷爷在炕稍,炕头挨着灶镗,不论天气多么恶劣,外面刮风下雪多冷,晚上躺在炕上总是热乎的。吃过晚饭,奶奶收拾完院子,天刚黑一掌灯,奶奶就爬上炕给我铺被,她说刚烧热的炕别让热乎气跑了。我的被子有一个很好看的画布面,深红的底色,上面有一嘟噜一嘟噜的紫红色的葡萄,还有两片淡绿色的叶子衬着,我很喜欢。

爷爷串门子,要不就是去饲养出看牲口,奶奶在家里就开始收拾炕、铺被,哄我睡觉。奶奶为我脱衣服就像扒玉米似的,一层一层又一层,冬天怕冻着总是给我穿成个大熊猫,里面棉遁子(棉背心),中间小棉袄,外面厚棉袄,还要罩上个大褂子。脱下棉衣的我就像缷下沉重的盔甲,那种轻松让人兴奋,这时的我总要在炕上乱舞一阵子,看着的奶奶笑个不停。乱腾过后我才肯钻进被窝。

被窝里是暖融融的,我躺在被窝里,奶奶就把火盆端在炕上,独自搂着火盆盘坐着,我看着她,不紧不慢地拨弄着盆里的火灰,嘴里念着“小老鼠,上灯台;偷油吃下不来……”,“早睡觉,早起来,天上掉下元宝来。”傍边燃着一盏煤油灯,灯火随着奶奶的念歌谣的节奏跳跃着。不知不觉的我就睡着了。

也有时候,奶奶让我躺进被窝,她就在炕梢头支起纺车纺线,屋子里就响起“嗞呦,嗞呦”纺车声,有节凑的纺车声和映在墙上奶奶晃动着影子总是一致,奶奶脑后梳着一个很大的发髻,映在墙上的影子轮廓很清晰,她的手臂一抬一伸,头一拱一拱的,就像一个正在打鸣的公鸡,再加上哪“嗞呦”的纺车声,我就觉得那是只打不出鸣的坏了嗓子的公鸡呢。我看着好玩又好笑,现在想来,那便是我早年看过的最好看的戏,我会想像好多好玩的事情。他给了我极大的乐趣。

只要有奶奶在,我就踏实,有时候奶奶做自己的营生,我独自躺在被窝里数被子上的葡萄,被子上哪一串一串的葡萄水灵灵的,薄薄的皮里嘟着水,看上去好像一戳就破,我试探着去摸摸去柔柔,更多的是数葡萄,我一个一个的数,一遍又一遍,可是,至今也没数清楚一嘟噜有多少颗,只记得在数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我还不曾见过真正的葡萄,因为我们家乡根本不种植葡萄,说起来那被子相当于我幼年的图画书了,它给了我最初阅读的乐趣,借助它我认识了葡萄和葡萄藤,还练习了点数的动作。

据推算,我那时候只有3岁,对妈妈爸爸都没有印象,其实他们就住我们对门。小时候,我是一个很乖巧的小孩子,爷爷奶奶,爸爸妈妈都这样说。大概与我拥有丰富独立的想象世界有关,我会自娱自乐,至今也仍然喜欢独处,能享受孤独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